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没头脑 所以很高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隐秘声  

2011-12-22 16:09:50|  分类: 乱七八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PART 01

  静谧与嘈杂,哪个令人更害怕呢。

  你能明白吗,就算处在没有人的地方,捂住耳朵,依然会有什么像是电流一样刷刷地响起来。

  开始,只是噪音,而后,逐渐形成声音。

  在哪里,都不能停止。

  “喂,其实你,不想这样活着吧。”

  壹砂去学校的时候,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。

  她出现在班里面时,所有人都静了一下,随即又吵闹开来。壹砂像是两个月前的每一天一样,低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。

  同位的女生——就是出事那天送她去医院的几个同学之一,在抬头看了她一眼之后,才慢吞吞地把放在原本应该是壹砂座位上的书包拿过来,然后开始收拾堆在壹砂桌子上的课本。“——怎么回来得那么快。”如果没有听错的话,那个女生确实小声地抱怨了这一句。壹砂没有看她,把书包放在座位上,慢慢地挪进来。女生看到了她怪异的走路姿势,发出大声突兀的提问:“你的脚怎么啦?”全班的目光都被这一声吸引过来,壹砂依然没有说话。那个女生自顾自地大声说:“有那么严重吗?竟然瘸了……班里面有个瘸子很不方便的呀。弄不好还会被别的班的人笑话哦,你们说是不是啊。”周围立刻有人“是呀是呀”地附和开来。壹砂毫无知觉地拿出课本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早就习惯了。

  对于这些,早就习惯了。

  即使经过两个月的休养,右脚还是有点跛。

  医生说脚踝粉碎性骨折,而从楼梯上摔下来时地上一摊不知道被谁打破、没来得及打扫的碎玻璃,割断了她的韧带。右脚可能会永久性落下残疾,但如果积极做复健的话还是有好的可能,而这个可能是百分之十。

  那天早晨来学校的时候,上楼梯时不小心摔下来。而几个来早了的女同学正好碰到,送她到了医院。在医院躺在病床上休息时,她听到病房外面的父母一直对那几个女同学说着谢谢,她轻轻地把床单拉过头顶。

  而声音,就是那一天形成的。在她蜷缩在白色的床单里面,她清楚地听到那个声音。“——喂,其实你,不想这样活着的吧。”

  陌生的声音,在空无一人的黑暗里面响起来,或者是在她空洞的心里面响起来,在她寂静的耳边响起来。壹砂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点害怕,或者是对于她来讲最可怕的都已经度过了。

  她闭上眼睛没有说话。

  是啊,有谁想要这样活着呢。并不想被别人讨厌的,同样非常不喜欢性格软弱的自己,也不是出于内心甘愿平凡。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。人生本来就是没有那么多的选择和回旋。

  壹砂步行去车站坐车,她因为脚不方便走得很慢。

  刚刚下楼梯的时候又差一点在原来摔下去的地方绊倒,而正好被同桌看到,她挑起眉目说,你还想要再摔一次么,这次我们可没那么好心送你去医院。

  壹砂咬了咬嘴角决定下次换另一边的楼梯,其实即使是上一次她们也不是出自内心想要帮她吧,如果非要说那也实在称不上“帮”。她们只是被当时的场面吓到了,所以才慌忙地把她扶起来送到临近的医院。那个女生看到壹砂低着头不说话哼了一声就走了。

 “你就没有想过要改变吗?”

  壹砂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走路,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声音。清晰的,陌生的,不知来自哪里。

  “——不过……‘人’本来就是很难改变的呢。即使你和从前不一样了,而他们却还是他们啊。”

  壹砂没有想到会在路上遇到他,在那个时候她直觉性地去看自己的脚。

  但也来不及了,男孩已经看到了壹砂。

  “啊……是你。”表情还是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,在看到壹砂走路姿势的时候轻微地蹙了一下眉,“腿受伤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壹砂轻微地点头,想要掩饰窘迫,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走路。

  “那个……我扶你怎么样?”

  “不、不用了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你走路还是有些困难吧。”男孩把手伸过来扶住她的胳膊,承担一部分重量。隔着一层制服以及里面的衬衣的面料,壹砂还是感觉到了男孩手掌的热度。热气传到她的皮肤上,与流动的血液一起上涌。

  “那个……脚,怎么弄的?”忽然发出认真的询问,对于总是看起来没有正经的他来讲算是少见了。

  “嗯,不小心从三楼的楼梯上摔下去了。”她有些局促,“地上正好有一些碎玻璃。被割到了。”

  “那个人是你么?”男生难得地发出低低的声音。

  “嗯?”

  “前一段时间听说高二年级的一个女生在学校里面出了事故,没想到是你。”男孩的声音又振奋了起来,“是骨折么,其实没有关系啦,我小时候缺钙经常断胳膊断腿的,

  现在不是好好的?过一段时间就好了,现在又正是生长的时候,没问题的。”“……可能好不了了,不只是骨折,韧带也被割断了。”她缓慢地抬起头,看到男孩震惊错乱的眼神,随后沉入寂静,盖上蒙蒙的灰色。“——是这样啊……”

  第一次遇到他,是在放学时路过的公园里面。她想起自己中午剩下来的半包饼干,路过公园可以喂给里面的那些野猫。可是她到达里面的时候发现猫们都扎堆在一起,低着头殷切地吃地面上的盒饭。顺着

  视线移动就看到一双长腿,以及坐在长椅上面,穿着和她同一个学校的制服,塞着耳机,用脚轻轻打着拍子的男生,头发盖住耳朵,刘海稍稍遮住眼睛,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  男生看到壹砂后摘下耳机,对着手里面还拿着饼干和水的壹砂说,“你也是来看这些

  小家伙么。”“嗯?”壹砂对他的忽然出声有些惊讶,“啊……是啊。”“呵呵,我比你先到。”“你一直来看它们吗?”壹砂蹲下去摸一只黑色小猫茸茸的背脊。“有时间就来。”男孩子站起来在她面前形成一片阴影,她分神想了一下,他的身

  高,哪怕自己站起来也需要仰起头看他吧。

  “我家住公寓,妈妈又对猫的毛发过敏所以没有办法带它们回去。”他也跟着蹲下。“不过没有想到除了我还有人来看它们呢。”男生看了看壹砂,有些嘲弄的微笑,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壹砂,“你们这样的好学生时间总是很紧迫吧。”

壹砂把饼干分完,“也不都是这样的。”然后她站起来,“我该回家了。”他也跟着站起来,随意地问了一句“我叫夜里。你呢。”壹砂没有回看他的目光,“——壹砂。”

  在往后,在学校里面也经常会看到他。他经常跟一个男生走在一起,应该是相当不错的朋友。那个男生比他稍微矮一些,同

  样有帅气的面容,某些部分和他相同。果然就如壹砂想的,他并不是那种听话好学的好学生。甚至有一次壹砂去办公室交数学作业的时候,听到一个高三年级的老师对她的数学老

  师抱怨,“现在的高中生越来越不好管教。哎,尤其是我们班的那个夜里和祁颜,一个比一个不争气,从来就没有上过晚自习。上个礼拜又听说和校外的一伙人打起来了。”

  壹砂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7点多了,在车站谢绝了夜里想要送她回家的要求。家里只有妈妈在,爸爸应该因为加班还没有回来。

  壹砂躺在自己的床上,觉得右脚还是有些间歇性的疼痛。如果说是伤口早已经愈合了,骨头在出院的检查中也说生长良好。可是她还是偶尔会觉得从右脚,自下而上蔓延而来的疼痛。

  壹砂想其实她这样的人断了一只脚也算不上什么吧。除了行动会有些不方便,还是和从前一样。可是既然依然相同,什么都无法改变,这么一阵一阵的疼痛又在提醒着什么呢。

  “——是来提醒那些不能忘记的事情吧。”那个声音,从空气中跃出,这样说出来。

  PART 02

  时间像是抛上半空中的羽毛,悄无声息地落下。在学校里面偶尔碰到夜里都习惯性装作不认识地擦过去。在班里面吃午饭的时候,忽然听到同桌那个喜欢一惊一乍的女生对着周围的女朋友大

  声说:“你们看,夜里和祁颜欸。”身边立刻就有人发出呼应唏嘘的声音。“最近很少看见他们在学校里面打球了欸。”“是啊,两个多月没有看到了吧。”“你记得还真清楚……”“当然!”

  “你在自信什么呀?”

  “哪有嘛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女生围成一堆叽叽喳喳,“喂,你没看到我们在说话吗,你在这里很碍事,坐到那边去不行么?”同桌斜着眼看向正在低头吃饭的壹砂。

  壹砂端起便当站起来往角落走过去,背后的声音又炸开来:

  “她好像很听你的话哦。”

  “她谁的话不听?”同桌女生的声音得意起来,“再说,我可是救过她一命欸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我们可听说了,那叫‘救’吗?”

  “……她那样的人怎么活不是活啊?”

  壹砂轻轻地盖上饭盒。

  吃不下去了。

  和孤独寂寞相比,没有来由地让别人厌恶,更令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根本找不到源头,不知如何去修正自己,也没有能力改变别人。

  夜里进到壹砂的教室就看到这样的情景。

  当时时间已经有些晚了,学校里面大部分的人都散了。夜里从高三所在的四楼下来,正好路过壹砂的教室。

  男孩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喂。”

  “嗯?你怎么在这里。”从没有在学校和他有过对话。

“这句话应该问你吧,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回家。”

  反射性地问,“几点了?”

  “快7点了。”

  “啊……我该回家了。”壹砂有些慌乱地收拾桌子上面的东西。

  “之前你都在干什么啊?不要告诉我一直在发呆?”

  “不知道……”壹砂低下眼睛。

  “真受不了。”夜里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我送你去车站吧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男生忽然发出有些低沉的笑声,“你好像经常这样说话,‘不用了’‘对不起’‘不需要’‘没关系’‘谢谢你’。除了这些似乎就没有别的什么了!”

  “应该有些什么吗?”壹砂没有抬头,紧紧抓住了书包带。

  “不,这样也不错。”

  ——这样也不错。

  夜里没有注意到对方有些紧张的呼吸和用力到有些泛白的手指,毫无知觉地拉出笑容,说了这样一句。

  “——你觉得这样就够了么。”

  这样就够了吧,壹砂想。

  这个声音,早晚有一天会消失的吧,自己已经不需要它了。

  有一段时间没怎么见到夜里,班里面的女生也没有再找她的麻烦。小小的嘲弄虽然是少不了但也算不上什么。

  壹砂找到了新的吃中午饭的地方。

  是学校后面的仓库,很安静,几乎是没有人来这里的。恋人一般都会在长廊那边约会。仓库是上了锁的,她可以坐在台阶上吃完中午饭,间或看一下天空。

  没有人打扰她。

  这天壹砂依然拿着便当去学校后面,她走过那个转弯就看到两个人影。

  是夜里和祁颜。

  壹砂愣了一下,有点不知所措,只是磕磕绊绊地说出一句:“你、你好啊。”

  “你是谁?”祁颜转向夜里,“你认识她么?”

  夜里的眼睛看过来,盯住壹砂的眼睛,勾起嘴角——“不认识,从来没见过。”

  “哦——”祁颜的尾音拉长,眼神带着轻佻的弧度,搭上夜里的肩膀,“我说小子,她喜欢你吧。没想到你还挺招残疾人喜欢呀,还是个跛脚的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夜里的眼睛扫过壹砂,落到别处,“怎么办,我也不想让自己太受欢迎哎。”

  壹砂看着夜里和祁颜,在他们的笑容里没有知觉地转过身,一步一步走出去。

  她说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感觉,类似麻木与冻结的。抱着便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停住脚步又折了回去。“他帮了自己那么多忙,至少要对他说句谢谢吧。”——她是这样想的。心里面就静了下来,也没有了刚才的慌张。

  而也就是这样的心情,覆盖了猜疑与难堪。

  她走到拐角还没有来得及踏出那一步,就听到里面的交谈声。

  “喂,你不用这么说壹砂吧。”是夜里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?愧疚了还是心疼了?夜里你不会吧。”“刚才你不也是装作不认识她吗?”

  “那是我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出现,而且你在旁边我没有办法……”

  “没有办法什么?”那个声音低沉起来,“你要是万一说漏了怎么办,要知道我也是要跟着一起担责任的。”

 “不会有那么严重……”

  “谁说的,要只是打破玻璃就算了。但现在割伤了人,后果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  “……是你说不需要收拾那些玻璃的。”

  “可是那个窗户是你打球时候打碎的吧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什么?你不会是真喜欢她吧?”

  “……有没有搞错,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可怜,同情心泛滥啊你,她那样的人即使是死掉也不会造成损失。”

  “……虽然话是这么说……”夜里的声音转入归顺。

  不想再听下去了。

  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  如果说一切都是有理由的,都是有因果的。

  那么真相就是这样么。

  记挂着公园里面的流浪猫,愿意送并不熟悉的受伤的女生回家,会拉开嘴角开心地微笑,无知无觉地说着温暖的话。

  这些,难道都不是你吗?

  原来,真相就是类似这么一回事。

  壹砂坐在座位上,旁边的女生还是在和朋友大声地说话。

  偶尔说到,“欸欸,你们知道么,我昨天看了一本书。”

  “什么书?”

  “心理方面的。”

  “什么啊,真没意思——”同桌摆摆手。

  “你听我说啊,有一个实例,讲的是一个人非常阴沉自闭,失去活着的希望,她的潜意识就会压制她,出现幻觉,步步引导她进入沉睡。”

  “沉睡?”同桌有些疑惑。

  “最后应该就是 植物人吧。”

  “什么啊,骗人的啦。”

  “是真的哦,而且——”女生意有所指地看向壹砂,“我们班不是也有一个性格阴沉的家伙么。”

  “哈哈对哦。”同桌捂着嘴笑起来,“你要不要也干脆这么消失算了。”说着就用手去推壹砂,“不是告诉你我们说话的时候不要坐在这里碍事。”

  “碍事的是你们吧。”壹砂抬起眼睛与她对视。

  同桌没料到壹砂会回嘴,愣了一下就刷地站起来,一下子推翻了壹砂的椅子,连着壹砂一起摔在地上,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——上次的教训,给你的还不够吗。”

  PART 03

  “喂,其实你,并不想这样活着吧。”——有个沉寂已久的声音再次响起来。

  壹砂闭上眼睛。

  是啊,为什么我还活着呢。

  “——你还是觉得很痛吗?”

  女孩躺在自己的床上,右脸还贴着纱布。

  “——上次……你的脚……你并不是从楼梯上不小心滑下来的吧。”

  声音清脆透彻,指出真相。

  “——是她们把你推下来的不是吗。”

  “——你还是需要我的啊。”

  壹砂睁开了眼睛,第一次回应了它的话,“你能做什么。”

  “——你还不明白吗。你心里面所有不敢说出口的愿望,都由我说给你听。”

  “——我就是因此而存在的啊。”

  “——如果你睡下去,它们就会变成现实哦。”

  “——你在梦境里面就好了。”

  “——你会看到很多很多。无论是清澈的湖泊,还是雾色的山脉,或者盛满风的森林。你都会看到。”

           “——你可以在湖边有一栋房子,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小猫。当然也会有你最喜欢的带有褐色斑点的那只。”

  壹砂轻轻地闭上了眼睛,除了那个声音身边一片寂静空旷。她说:“请继续说下去。”

        “——没有伤害,没有压制。没有狼狈的不堪。你可以永远生活在那里,你会一直幸福下去。”

        “——你会比谁都幸福。”

  有一种声音。

  是什么声音。

  会潜入你的意识的声音。让你陷入梦境的声音。

  没有形态的隐秘之声。

  你只需静静地睡下去。安静地,睡下去。

  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,只要不停止这美好的梦境。

隐秘声 - 如此 - 你与我终年不遇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